北京青年报 > 广告资讯 > 正文

节前有偿替课火爆 学生发明逃课软件

  对话

  发明逃课软件是因为不喜欢自己的专业

  对话人:“超级逃课助手”研发者 蒲兵(化名)

  北青报:为什么想要设计一个逃课软件?

  蒲兵:我觉得很多课都很无聊,做自己喜欢的事就不应该被封杀。我大学的专业没有选对,我更喜欢计算机,但是却学了体育,所以很多课我都不喜欢。上学期间,我逃课无数,想想自己明年要去当体育老师了,很是不甘,学弟学妹不应该再这么局限。但我不是鼓励逃课,软件设计的初衷也不是逃课,而是换课,以前遇到不喜欢的课就直接逃掉,现在可以用一节自己不喜欢的课去换一节自己喜欢的课,从而减少逃课的数量。

  北青报:想过逃课软件会火吗?

  蒲兵:没想过,我8月底做了第一个版本,9月初开始给我的同学使用,没想到会热起来,学校也觉得压力很大,还是因为逃课这个词太敏感了。

  北青报:以后会把这个软件进一步推广吗?

  蒲兵:现在安卓系统可以下载,以后在苹果应用商店也会上线。至于推广,还是看情况吧,如果有人投资,那就推广,如果没有投资,那就不推广了,本来也只是想给周围的同学朋友用,现在目的已经达到了。

  专家观点

  面对乏味课程 学生应维权而非逃课

  “逃课”的问题谈了十几年都没有改变,倒是逃课的方式年年翻新。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认为,老师点名只是一个机械的做法,如果课程不吸引学生,靠点名的方式只能让学生“人在心不在”。

  北京大学中文系王娟老师的民俗学一直是热门的选修课,每年都有几百名学生选修。王娟说自己从来都不需要学生点名签到,因为每次教室里都是满满的人。

  不仅是老师的课堂要吸引学生,熊丙奇认为,面对“毫无兴趣”的课程,学生也要主动起来,“学生不能麻木放任自己逃课,应该主动跟学校提出自己的意见,要求老师改进教学质量,甚至撤换任课老师,维护自己的权利,这样读大学才有价值。”

  观察动机:国庆长假将至,不少大学生都想“逃课”提前开始假期。记者发现,十一前网络上学生之间“有偿代课”的交易十分火爆。有学生甚至发明了“超级逃课助手”软件,给学生逃课提供方便。

  发现

  节前网上出现大量有偿代课信息 报酬20-30元不等

  十一长假将至,一边是放假的渴望,一边是老师点名的“要挟”,于是不少学生都在网上发帖找人“有偿代课”。

  “想国庆提前回家